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番薯情节

作者:梁靖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7-12-05 22:12:23点击数:

  我很喜欢吃番薯,这大概跟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有关吧!好像从我懂事开始,番薯就在我心中烙下了印。
  大概是阴历的二月份,母亲就会把往年留下的番薯种在地上,在母亲的照料下,它们冒出了嫩芽再长到苍翠而茂密的叶子,嫩绿的番薯叶也是一道美味的菜,所以母亲经常会摘些刚长出的番薯叶拿回来煮,让我们吃个够。而到了阴历的六月份,是种番薯的好时节,又正值夏天逢大雨,地湿了之后,我们就会争分夺秒地把番薯藤种在田地里,并撒上农家肥,有时即使下着雨,我们也会戴着斗笠和披着雨衣种番薯,因为不想错过种番薯的最佳时机。我们家种的番薯有五分地,到了十月份收获的番薯产量总是很乐观,一来可以充当猪食,二来我们可以用其刨成番薯丝或晒成红薯干。
  最开心的莫过于我们去田地里收番薯,那时因为家里有头力大无比且勤恳的水牛,犁田地什么都靠它,所以我们也不用手工挖,就让向来用牛技术超高的父亲,有方法的使用牛来把地里的番薯“挖”上来,我跟母亲就跟在父亲和牛的后面快速地又小心翼翼把番薯捡到箩筐或是肥料袋里去。我们虽然很累很忙,但都是忙得不亦乐乎。那时我们脸上的笑容是最灿烂的,因为我们付出的辛劳终于有了回报。
  我们家的番薯很多,但我们家的房子又小,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只能委屈地把番薯堆到楼梯的角落,堆到床底下,再用一些稻草或塑料纸把它们盖好,避免被冷空气冻坏。刚从地里挖回来的番薯是最香最粉的,我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喜欢煮番薯。母亲知道我对香粉味的番薯情有独钟,所以每天早上,母亲总会让我在起床的第一眼见到正煮番薯的锅里冒出的热腾腾雾气,有的时候,我没有那么准时起床,母亲就会到我的床边用她那柔和语气跟我说刚出炉的番薯特别香,叫我赶紧起床。我一听立马从床上蹦起去洗漱,只要我洗漱完毕就可以吃了。于是我跟母亲围坐在煮猪食的灶旁,津津有味地吃着番薯,直到我的肚子都吃撑了,才肯停下来。每每母亲看到我那副好像从没吃过番薯的狼吞虎咽之相,都忍俊不禁。过后又会轻轻拍着我肩膀说着:“你这孩子,慢点吃,别噎倒,锅里还有很多,放心,你妹妹弟弟他们都不会跟你抢呢。”只要是煮番薯的早上,我的早餐就是番薯,其他的我都不用吃。我还经常打包两个放到书包里,半路想吃了,我又拿出来吃。

  到了冬天,我们都放假了的时候,除了隔三差五地煮番薯外,邻居的伙伴们很喜欢约我到地里土窑烤番薯,我心里甭说有多高兴了,他们出力我出番薯,即使知道有点亏,但只要让我吃到香甜的番薯,出再多我也不会计较呢。我们一群小伙伴儿就在地里乐呵呵地吃着番薯,嘴边都是黑黑的,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白的。
  到了冬天,番薯之味由开始的香粉变成了甜味儿,母亲说是冬风把番薯吹软了,它的味道就甜了,所以一到冬天煮出来的番薯,它里面的甜浆就会喷冒而出,虽然手拿着它会粘粘的,可是吃起来那味道确实很甜,母亲就比较喜欢甜味的番薯,所以她经常说有些番薯比蜂蜜还要甜。而又因为家里的番薯很多,所以当然用其喂猪食,晚上母亲总会在灯光下把洗干净的番薯剁碎,而我总会叫母亲帮我挑个生吃比较甜的番薯给我吃,母亲挑得也是够精准的,她挑的番薯,确实甜,甜得像雪梨。
  到了冬天,田地里的庄稼几乎收完了,所以大家也没那么忙了。而每到冬天,母亲都会抽空洗很多番薯,把它们刨成丝再晒干。母亲知道我来年上学总不会忘记装上两口袋的番薯丝在路上吃。母亲也晒很多番薯干,簸箕、瓦盖上,楼顶几乎都晒满了,但由于我们这里的冬天阴天湿冷天气较多,所以很难在有太阳的日子把全部的番薯干晒完。于是母亲经常在白天或是晚上,厨房的灶不烧东西之时,会把它们分摊在簸箕里,用灶里剩余的一些火把它们烘干。然而,很多次我都是还没等它们完全干,我就已经把它们消灭了大半,等到完全干的时候,一簸箕的番薯干所剩无几了。不管是番薯丝还是番薯干都是我的最爱,母亲一直都知道,所以总会默默地抽空为我付出,无论我是否在她身边。
  到了冬天,特别是周末的早上或晚上,我特别喜欢跟母亲在厨房里呆,而更喜欢的就是母亲叫我看火了。因为只要我一看火,我总会时不时又去床底抓几个番薯来灶旁,看到火旺的时候,我就把番薯丢到灶里,那味道虽跟煮的味道不一样,但两者我都喜欢。我经常是吃了番薯不用吃晚餐了。母亲有时因为担忧我老那样下去,吃不上晚餐时煮的肉,营养不够,就干脆不给我帮她看火了。
  那些逝去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中。现在我工作了,而现在科技发达了,后来的番薯品种开始多了,紫心的、白心的、黄心的……想吃上番薯也是不用等到特定的季节。所以我去逛超市一看到番薯,我就忍不住买几个回来。有时我在街上看到别人刚从炭盆上烤出来的番薯,无论多贵我都去买。然后我两手拿着番薯,边走边吃。我也经常买番薯回来放在宿舍,一想吃马上就煮,有时一天都是在吃番薯,但都不会觉得腻。很多个晚上,因为肚子饿睡不着觉,我就煮番薯当夜宵,然后一口气吃了几个。我会把这些都告诉母亲,母亲在电话那旁总会笑着说我:“你都是吃番薯长大的,怎么到现在还那么喜欢吃?家里帮你留着很多呢。“每次听母亲说到有关番薯的事情,心中就控制不住的泛起了我对番薯的缕缕乡愁。
  其实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因家里的田地几乎都租出去了,故家里种的番薯就渐渐少了,但不管怎样,母亲都会用一些没被租出去的地种些番薯,她总说在家里就数我最喜欢吃番薯的了。我多次跟母亲说若我想吃去买就得了,不想让她那么辛苦。可母亲老说还是自家的番薯味道纯正,还是自家种的好吃。经常,我也会因为我对番薯的过分喜欢,而觉得很对不起母亲。每次回家看到母亲装好的一袋袋番薯干,我就觉得它们很厚重,重得我都快提不起来了。
  或许,人有的时候,喜欢上并爱恋上了一种东西的味道,是没有理由的,道不出它的特别之处,但就是永远忘不了。而一旦它扎于你心,无论时光如何飞逝,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改变你对它的牵挂和怀念。近于身时,你会感到很幸福快乐,远于身时,你会因为距离而对它倍加怀念和珍惜,纵使千万情节绕于身,然则最是难解番薯情节。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