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我家的火盆

作者:梁靖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01-09 22:01:42点击数:

  于我而言,这几天的气温低得让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冬天真的到来了,我第一次穿起了长到脚踝的棉服,同事们都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都笑着对我说:“小梁,我们都认识你一年多了,第一次看你穿那么厚的,实属难得,看来天气是真的冷啊!”我也只是笑而不语。
  要说天气冷倒也没觉得什么,但只要加上雨的搅浑,就会让人觉得冷上加冷,但我没有买电烤炉烤火,最多也只是充个热水袋抱抱。看着窗外一直哭不停的雨,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想着家里的父母,更让我想起了家里的火盆。
  连续几日,母亲打电话跟我说家里的天气已经很冷,她都把家里的火盆搬出来烤起火来了。我很不提倡母亲烤炭,一来点炭火麻烦,二来又不环保,况且家里已经买了个功率较大的电烤炉了。可母亲总还是那句话:“还是坐在火盆前烤火比较暖和,比较开心,比较有味道。”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顿时沉默起来了,或许在母亲看来,那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炭盆,还会是有很多珍贵的东西跟火盆有关。此时此刻,我顿悟后又何尝不是如此。说起家里的火盆还是母亲的杰作,记得读小学时候每到放寒假,天气还是残酷的冷,我跟妹妹弟弟俩都吵着要烤火。于是母亲就拿家里剩余的木板打起一个四方形的火盆架子,而火盆就是家里漏了个洞的铁盆子,这样一来,完美的火盆就有了。母亲在这方面的聪明,父亲永远比不上,所以即使在凡是皆要完美的父亲的眼里火盆再怎么不合他意,他也不敢在母亲面前说,不然连靠近火盆的机会都没有。
  冬天虽说是寒风凛冽,手脚冻得让人快失去了知觉,可我们家也是在下雨的时候,全家人才有空一起烤火。如果不下雨,我们也要到晚上忙完所有的家务才能烤火。因为冬天的白天不下雨,我们要跟母亲上山挑她跟父亲在我们放假前已割好的茅草,砍好的干木柴,还要去摘猪草之类的活儿。所以如果一下雨我跟妹妹就会特别开心,终于不用去干活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会有机会烤火了。
  一到烤火时间,母亲负责生炭火,父亲负责去拿一大袋自家烧的木炭,妹妹负责拿支撑炭盆的架子,弟弟就在一旁等着烤火,而我则去翻放在楼梯角的番薯,等着烤,等烤火的各项工作都准备好了,我们一家人则围坐在火盆旁,各自把双脚都搭上木架板上。由于炭火一开始总是不均匀的旺,我总是很心急,老说炭火怎么还不旺起来,冷呀!于是父亲总会自觉地把火旺的一角移向我的面前。我老问父亲冷不冷,他总说:“嘿,这种天气哪算冷,等火旺起来,我都要出汗。”而我在父亲帮我移炭盆的时候,不小心触摸到他的手,比我的还冰。
  每一次烤火,我们的位置也是要听父母的,父亲和母亲都叫我跟妹妹弟弟不要坐在正对门口的那里,那里只能让他们坐,所以久了那就成了他们烤火的专属位置。我不懂为什么,但有一次,我趁他们去厨房弄点吃的瞬间,我试坐了一下,原来那里风最大,也最冷,吹得背冷飕飕的。我们全家人可以就这样乐呵呵地围坐一起烤火。期间我们要是饿了,母亲就会拿一个铁架子架在火盆的中间,架子上放着一个合适的锅上去,我们说要烫米粉吃,母亲就会马上到米缸里拿出几扎米粉,我们说要放青菜什么的进去,母亲都会帮我们准备好,我们就在旁边坐等着吃,等到它们都可以吃的时候,我跟妹妹弟弟们就好像饿了几天没吃东西一样疯狂地抢着汤熟的热腾腾的香喷喷的菜来吃,各自互不谦让。因为那时吃得上米粉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
  那个时候,父母总是异口同声地说着:“别抢,别急,后面还有很多呢。”母亲还漏出满脸幸福的样子跟父亲小声说:“在饭桌上的火锅也没见他们抢的那么厉害,吃得那么香,难道是炭火的味道更迷人?”父亲也是笑着摇摇头。那时候我们眼里只有吃的,哪里还听得进去他们的话。我们在不停地抢着吃,各自都吃着很多。父亲却不停地帮我们看火候,母亲却不停地笑着给我们加菜进去,等到我们终于吃饱了,他们两个人才慢慢地吃。我们不仅在锅里汤米粉,比如把粥和米饭热了,总之我们把什么能吃的东西都放进去。边烤火边享受美食,那是一种言不出的满足。
  那时候,因为家里穷,所以我们经常是半个月才能吃得上一次肉,但即便如此,我们却都感觉吃到了山珍海味。或许是一起抢着吃饭,饭菜的味道才会更香,又或许是用地道的炭火煮出来的饭菜更香,又或许那不仅仅只是一盆炭火吧。后来我离开家在外工作了,一个人吃着一大锅比当时家里吃得还要好的饭菜,却发现我怎么吃也是吃一点就饱了,怎么也找不回那时的饭菜的那种香味儿。
  那时候,父亲知道我喜欢啃瓜子,所以老是怂恿我:“女儿,吃饱了,房间还有几斤瓜子,拿出来边烤火边啃,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吃的瓜子皮扔地上,吃完我再打扫。”还有父亲老是给我出主意,说:“哎呀,女儿,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跟你母亲刚从地里挖回来的番薯、芋头,味道一定不错,你要不要放几个在炭火旁?我给你在炭盆里加多点炭,保证很快你就可以吃了。”我听了父亲这些话,甭说心理有多高兴,有他的大力支持和理解,我怎能忍心辜负?所以结果当然我是照做了。而母亲也露出满意的笑并说着:“只要能吃,吃多少都没关系,能吃是福。”我津津有味地吃着香喷喷的番薯和芋头,而母亲帮我久不久又翻那些没熟的番薯和芋头,父亲则久不久地往火盆里加炭,当时感觉自己的幸福指数瞬间飙升。
  我们全家人围坐火盆可以是一天,大家畅所欲言,当然母亲也会跟父亲说些人情世故,说到让其生气之时,父亲总会用幽默的语言去化解母亲一时的怒气。家里很多要张罗过年的大大小小的事,也是在那个时候大家一起商议的。有的时候,我们烤火到傍晚都不舍离开那个暖烘烘的火盆。等我们都散了要转移到厨房的时候,地上的卫生,最后还是爱整洁的父亲来清理。等我们晚上吃饱饭的时候,第一件事也还是围坐在火盆旁,一起烤火,一起看电视,一起有说有笑的,直到该休息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暖和的火盆。
  时隔那么多年,那个火盆依旧还被母亲保管得好好儿的,现在母亲烤火依然还在用它,发自内心地说,我也觉得烤炭火的味道比电烤炉烤火的味道要真实。家里曾经虽然在冬日里也还是忙得不可开交,各种农活儿无穷无尽,但一到不怎么忙或者下雨天的时候,一家人都会聚在一起围着火盆烤火。而如今,我们生活好过些了,没有农活儿要干了,但我们却各安一方,能够聚在那个火盆旁烤火的机会却越来越少。火盆依然不变,变的是我们从火盆离开后各自去往的方向。我想母亲一个人烤火的时候,她一定很想念我们曾一起围坐火盆烤火的日子,也很期待我们每年到那个时候,一家人能够再多几次聚在火盆旁,然后再一起说说我们的心里话。
  岁月总是在提醒你,你的人生已经过了多少,但从未明确告诉你,在你的人生当中,有什么东西可以在你的生命里轮回,我想是有的,也一定会有。

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