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妈妈的甜酒酿

作者:梁月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8-12-26 16:12:15点击数:

跟了一年多的单子丢了……为了拿下这个单子,曾冒着大雨出差到潮湿阴冷的某地苦等5个多小时才见到投资方一面,无数次顶着黑眼圈改方案……看着手机里银行催交贷款的短信,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哭完后我给我妈打电话,还没有开口,又哭。我妈是多聪明的人啊,一辈子活得能干通透,从我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她就明白了,也没有什么安慰的话,只是轻轻说了句:周末回趟家吧。

行尸走肉上了两天班,周末,回家。进门发现桌上有好多我喜欢的食物:刚晒好的腊肉、新鲜的竹笋、手工做的糯米煎饼……瞥见我妈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顿时心安,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所有的辛苦付之东流又如何?生我养我的这些年,她所付出的心力,又有谁懂?在我哭得撕心裂肺的夜晚,她有多担惊受怕,亦无人知晓。

听到我开门换鞋的声音,我妈从厨房里走出来,递过一碗甜酒酿,上面有姜丝和枸杞。显然,是在我回家之前已经煮好了。姜丝和酒气氤氲,打开了我记忆大门,想起这些年,无论是学业还是感情、工作,我都拼尽全力,所幸的是,不管是喜悦还是忧伤时刻,她都在,当经历那些人生的污秽与落寞之时,她都懂。

在我的家乡,有自种糯谷做甜酒的习俗。据说是源于村子里一个年轻小伙子经不住生完孩子后的老婆抱怨满脸斑点,于是到处打听偏方。听说喝甜酒能祛斑,但无奈老婆嫌弃酒味大不肯喝,他灵机一动,在煮甜酒时加上自己散养母鸡生的鸡蛋,起名叫“甜酒酿”,哄着骗着老婆喝,没想到半年后老婆脸上的斑点全消了,肤色白净又红润。好吃加上美容的效果总是特别能打动人,于是做甜酒酿就成了村子里的习俗。

每年秋收后,我妈和村子里的主妇们都相约用磨豆腐的石磨磨上十几斤糯米粉用来做甜酒。我不大清楚做甜酒的工序,印象中每当酿酒的时候,我妈就特别忙。记忆深刻的一个环节是,我妈会精心挑选晶莹润泽、颗粒匀称饱满的糯米,轻糅清洗后放在一个高约1.5米左右的木桶蒸熟。经过发酵这个神奇的生化过程,糯米就变成美味的甜酒。

在冬日的清晨,我妈总会早早起床,为家人煮好一锅甜酒酿,煎几个薄薄的糯米煎饼。入口的那份粉糯和甜香,会馥郁地跟味蕾纠缠……直至多年后我长大成人在外讨生活,每当想起仍口舌生津。

或许,“吃”就是一种特别的记忆方式,哪怕一个人远离故土,也记得住那个味道。在这个山城里,我也无数次偶遇过甜酒酿,但总觉得喝进去的滋味少了些什么。工作以后,回家的次数较之前稀少,迫于口腹之欲,我也曾尝试按照我妈说的方法从市场买齐食材,自己动手煮,但怎么也煮不出那样的滋味。那样的滋味是那种一喝会让你五味杂陈,令往事一一翻涌上心头的滋味。没有,从来都没有。

我很羡慕我妈,她大半辈子都没有离开过故土,为一家人的锅碗瓢盆,日常耕种外就是在厨房里洗菜配菜,挥刀舞铲,切削砍剁,在日复一日的蒸焖炒的重复当中却修得了平和善良。就像她的甜酒酿,清润,醇和,喝到胃里也刻在心上。在无数次我遭遇劫难和困扰之时,总有她的甜酒酿将我温柔的拉回。喝着碗里的甜酒酿,看着她在厨房里折腾着糯米煎饼,那神态之细致、认真,让我看了眼睛总是感动得湿润……

还是喝一碗妈妈做的甜酒酿吧,喝完后,提一口真气,走出家门,“降妖除魔”。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