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走进钟山>> 特色文化>>正文内容
分享到:
  

两安瑶族《朝 踏 歌》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9-04-02 09:04:47点击数:

瑶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最初形成是在黄河、长江流域,是“三苗”、“九夷”的后裔。为此,瑶族又是一具有厚重文化的民族。在各地瑶族人民当中,大家都有一个祭奠盘王和还盘王愿为主题内容的重要节日——盘王节。

瑶族人民过盘王节,是自古以来的传统习惯。节日里,以祭祀、还愿活动为主线,同时结合本族、本地的习惯和特点开展一些文体活动。由于瑶族人民在战乱和饥荒的逼迫下,历史上曾进行过多次大规模迁徙,为求生存不得已而东藏西躲、四处飘泊。为此,就有了“无山不有瑶”的社会现象。特别是元末明初期间,被迫逃离原来的聚集地——千家垌,自北向南进行的这次大迁徙之后,最终形成了目前三百万瑶民分散居住在六个省、区的三十一个县(市)以及世界上十多国家的国际民族。因为,分离时间长,又受各地政治、经济、文化及风俗习惯等因素的影响,所以,各地瑶族人对于盘王节的称谓,开展活动的程序、风格及内容等都已出现了很大的区别。如钟山县两安瑶族人,就习惯称盘王节为“朝踏节”。

两安瑶族人过朝踏节与别地盘王节最大的区别就是相隔时间不同,每隔12年才举办一次;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过节期间需要吟唱完先辈写下的4本共一万多字的《朝踏歌》。

什么是朝踏歌?朝踏歌中歌唱的是什么内容?又是怎么吟唱的?下面即以两安沙坪村的朝踏歌为例作个介绍。

沙坪村,现在有平地瑶居民200户、共1500多人,元末明初迁移时,赵和黄两姓先祖首来到沙坪定居,尔后邓、周等姓祖先也先随后到来。以前没有公路,沙坪村属于非常偏僻的原始森林区,距汉族聚居地较远,而与恭城瑶族自县三江乡相邻,村民交往的都是瑶族人群居多。因此,该村受汉文化的冲击相对较小,保存的传统瑶族文化也相对较多。

沙坪村人现在保存的4本朝踏歌本,大约是于明朝中期编写而成,至今400年左右。当时的明朝,社会安定,经济繁荣,民族之间比较团结和睦,人民生活相对平稳,群众文化活动也逐渐活跃起来。处在安居乐业的岁月,乃是最容易勾起人们情思的时候。于是,沙坪的先民们便怀念起故居千家垌,怀念瑶族兄弟间的情宜,后经一帮文化人士的集思广益之后,在有钱人的大力支持下,又通过一番努力,最终编写成四本《朝踏歌》,其中包括《接客歌》、《朝踏阳歌》、《朝踏阴歌》和《朝踏令歌》,总共达4万多字。因为瑶族人没有自己的文字,故只能用汉语书写歌本,但有相当一部分内容又是用汉文记瑶语的。为此,现在要吟唱这些歌书,不但要懂汉语,同时还需精通传统瑶语的人方可。由于歌书篇幅长、字数多,有许多地方只是用汉文字的音来标记瑶语而已,并非歌词本意,加上歌书样本极少(原先只一套,在近几十年里才有文人抄录和复印了几套)。所以,平时很难组织人一起吟唱,只有在12年轮回一次的朝踏节到来之前,才匆忙组织人员边练习、边辅导、边排练,然后,就在盘王节期间(共3天),利用两天时间从头到尾吟唱一遍这四本《朝踏大路歌》。自歌书形成后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的这几百年时间里,通过村里每届盘王节的边排练、边辅导之过程,使村上大部分成年人都能基本上学会吟唱朝踏歌。但是,由于是古人编写的歌本,又是十二年才练习一次,加上自最后一次吟唱时间1964年至今已相隔40年不唱了,因此,如今,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够从头到尾完整地将4本歌书吟唱完毕,只有一名连续参加过三届朝踏节的78岁高龄的老支书赵盆昌,通过复习以后,非常勉强地把4本歌书吟唱一遍。除赵盆昌外,现在村上还有赵甲光、赵永才、黄海德等二十多位有文化的老人,可以经过复习、提示、讨论之后,也能够断断续续地吟唱朝踏歌。

厚重、神密而又冗长的朝踏歌所唱的内容,主要是回顾历史、感念宗恩、歌颂神明、祈求盘王降福、护祐村民住居安宁、来年风调雨顺、家族丁财兴旺,等等。在吟唱期间,还串插一些动作简单的集体舞蹈,演绎祖先当年逃离千家峒的凄惨情景以及到此地定居的艰辛历程,抒发四季耕耘、安居乐业的情怀,还予向盘王许下之愿……;这些舞蹈有仙女下凡、旱堂女、跳堂舞(从一堂到跳四堂)、长鼓舞、羊角舞、 捉鬼鼓、春季社等等。4本朝踏歌的吟唱,主要是以吟诵为主,中间夹有唱段,由尊主作吟诵,到唱时即集体合唱。唱段共有几十段,但只有15个曲排,其中有的曲排用的次数较多,而有的曲排却用得较少。因为是古代人写的歌书,因此,所唱的都没有曲谱,全靠记忆和传教来唱。可见,要学会吟唱《朝踏歌》,其难度是相当的大。

沙坪村人过盘王节,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每届都分主、客两方开展活动。分组情况是固定的,即赵姓和邓姓一组,黄姓和盘姓一组,这届轮到赵、邓组为主时,黄、盘组即为客,下一届反客为主,主又为客,如此反复类推,促使朝踏节不断地延续下去。朝踏节开始那天早上,做主的一方便先到门楼处等候客方到来,待客方人来时,就开始唱《接客歌》歌,歌书中有主、客双方固定的唱词。比如主方唱到:“门前笑迎客郎到,撑破凉伞踏破鞋,五百里路路难走,为着祖宗也着来。”客方接着唱到:“今朝来时早便早,脚踏茅草过九岗,来到贵地初相见,人人赞叹秀才郎。”然后边唱边向主会场走去。到了主会场后,又分主、客两边对坐,坐定后又继续吟唱。由于《朝踏歌》共有4本一万多字,需要要连续(吃饭、睡觉除外)唱两天两夜的时间才能唱完,为了调节大家的情绪,同时也为了把活动搞得热闹一些,给观众(来客)增加节日的快乐,故在排练时,就安排了许多误乐节目串插其中。例如,中间安排跳“堂舞”、“羊角舞”、“仙女下凡”等等。总之,吟唱《朝踏歌》乃是整个《朝踏节》中的重要内容。

综上所述,两安瑶族人在《朝踏节》中所吟唱的《朝踏歌》歌,是其先辈为了祭奠盘王,让盘王节(朝踏节)开展得更加有意义、更具有文化品味,同时,也为了让祖辈的传统美德代代相传,才不惜代价而编写成的歌书。可以说,这套歌书本身既是一部具有厚重文化低蕴的古书,同时,又是传承先辈传统美德的最现实的一面镜子,相比已经列入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瑶族长鼓羊角舞》和《门徕歌》这两项传统文化来说,其文化含义要深傲得多、民族风格要高得多、文化品味也深厚得多。可是,这项珍贵的民族文化,迄今为止,仍在濒临失传的危险之中未曾得到抢救。为此,笔者 呼,切望政府及有关部门予支持和重视,尽快将这项传统文化抢救和整理出来,以免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一个重大的遗憾。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