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我与“钟山土话”的情缘

作者:聂晶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3-03-29 17:03:54点击数: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家里盘着两条龙,是长江与黄河,还有珠穆朗玛峰儿是最高山坡……”一首荡气回肠的《大中国》勾起我对第二故里土语乡音的思绪和情怀……
  美丽和谐的祖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语言丰富,就像宋祖英《爱我中华》所唱的那样:“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
  泱泱中华大地,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族语言,五十六朵奇葩。各种方言成千上万,数不胜数,每一个地方都有其独特的地方语言,每一种地方语言,亦有其不同的风采,它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代表的是一个地方特有的文化和习俗,渗透着浓厚的地方文化底蕴。
  在我们钟山境内广为使用、流通的地方语言俗称为钟山土话。把钟山土话喻作中国方言的一朵奇葩也实不为过!它博大精深、历史悠久、韵味独特、言简意赅、妙趣横生,细细品析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钟山土话与粤语靠的最近。有这么一句话:“广东(粤语)兼本地,捱子(客家话)兼色字(普通话)”,指的是广东话里可以听到钟山土话的声音,客家话里可以听到普通话的声音。据语言专家考证,钟山土话是我国特有的稀有语种之一,全国范围内只有钟山县的几十万人会说,其中又以董家垌的钟山土话最为正宗。董家垌人及超过半数的钟山人在平时的生活、工作及交流中都是使用钟山土话。
  俗话说“乡音难改”,虽然我不是地地道道的钟山人,但我对钟山土话的依恋和痴迷,缘于小时候的生长环境。那时觉得钟山人说话就像唱歌一样特有韵味特好听。作为一个祖籍不是钟山而在钟山土生土长的外地钟山人,我与“钟山土话”有着太多太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听语文老师用带有“钟山土话”口音的国语上课,第一次看用“钟山土话”配音的经典黑白电影《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第一次用“钟山土话”播音,第一次用“钟山土话”唱歌,第一次听朋友用“钟山土话”解释成语 “视死如归”,第一次听朋友说与钟山土话有关的“笑话”,第一次知道此“钱”非彼“情”……
  我的童年是在钟山土话的发源地董家垌度过的。小时候的我跟随父母在石龙、回龙、凤翔、珊瑚等乡镇生活、读书。从牙牙学语就接触到非常正宗的“钟山土话”(为我日后的播音员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教我们朗读课文都是一口带有钟山土话口音的普通话,那时候经常要朗读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语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语录从老师口中一出,就变成了“好好学习 ‘听听’向上”,( 哈哈!“天”“听”不分,一个音。)特别是在诗词的朗诵中,在平仄韵律中此起彼伏,煞是好听。在朗诵李白的《静夜思》时就成了这样的味道:“床前(情)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桃)望明月,低头(桃)思故乡。”那口标准的钟山土话口音,加上他那摇首顿足的样子,句句带有钟山土话的国语至今余音绕梁,那情那景仍记忆犹新。
  钟山土话在我脑海中已根深蒂固。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还在广电局工作,作为钟山人民广播电台的第一代男主播,那个时候是要用钟山土话来播音的,很多名称、词语和成语等都必须翻译成钟山土话农民朋友才容易听得懂、听得入耳、听着亲切。所以每次录播节目时,我都要和同事做足功课,比如说“下大雨”你必须说成“冽逮须”,“雨帽”说成“掠蹈”,“浑身发抖”说成“囊囊壮”或“抵抵壮”,“很倔强”说成“火昂劲(劲,广东话口音)”,“累”说成“劲(广东话口音)情(土话口音)”,“幸福、快乐、”说成“忪想”,“缝纫机” 说成“车衣”或“衣车” ,“闲聊” 说成“卿闲谈”, “玩耍” 说成“桑给” ,“划不来、不合算” 说成“为不出” ,“讥笑” 说成“晒牙”(晒,露的意思。露牙表示笑) ,“整齐、整洁” 说成“一二” ,“你不这样干我就这样干” 说成“你不唔掴我就唔掴”,等等等等,数不胜数。经过这样“翻译”的播音效果很好,“很嗨”,农民朋友很喜欢听(那时钟山县还有有线广播和调频广播),他们连口音都听出来了:“这个男播音员肯定是董家垌的。(哈哈!不错,我就是在董家垌长大的。)
  第一次看用“钟山土话”配音的经典黑白电影《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是上世纪70年代初,那个年代在红星台(现在的新世纪广场)经常有露天电影看。像我这般年龄的人都熟悉“文革”时期流传最广的“三战”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和《南征北战》。“三战”之中,若论情节的传奇性,则首推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军教片”《地道战》。影片中智勇双全的高传宝,坚强忠诚的老钟叔,还有那个反派角色汉奸汤司令以及穷凶极恶的日本山田队长,都在我大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当年我县电影工作者不辞辛劳克服种种困难用钟山土话配音的《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就更为精彩、刺激、热闹,人物形象更为鲜活生动,乡土气息扑面而来!看了n遍,可说百看不厌,当时还不是百花齐放的年代,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看得多了,这几部电影的很多台词都熟得不能再熟,说了上句能接下句,诸如“高!实在是高”(钟山土话音译:锅!十仔西锅!)“悄悄的进村,开枪的不要”(涛涛葛入晒,莫要打枪)“挖!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搞!出力出类搞,也要把渠地搞出来!)“别动!举起手来!”(莫动!昌起你两只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准放空枪!”之类的经典台词至今仍琅琅上口。
  第一次用“钟山土话”唱歌。记得那时还在文体局工作随团下乡进行计划生育专场演出,到了董家垌的回龙镇,那天恰逢圩日农民朋友特别多,我一时兴起,在主持节目的同时用钟山土话演唱了两首歌曲《十五的月亮》和《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歌中“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我用钟山土话是这样唱的:“呐呐情咯夜满你也暖我我也暖你”。“ 山丹丹(的哪个)开花(哟)红艳艳”就带点搞笑、活跃气氛的意思了,我是这样唱的:“一两落地豆(哪个)三两油”。(一两花生豆可以榨三两油,我们钟山人就是“精”(聪明),了不起啊!)演出效果奇好,台下掌声和呐喊声震耳欲聋!农民朋友大呼:“瘾,呛俊姐,呛俊姐”(好开心,唱回一支,唱回一支!)
  第一次听朋友用“钟山土话”解释成语“视死如归”。记得那是在一次下乡采访的途中,和同车的老朋友闲聊,他说了这么一个故事很是有趣。某村小学老师在上语文课时,解释“视死如归”这个成语,用国语说了小半节课,同学们都还是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师急了,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冒出了这么一句:“视死如归就是‘四头靓妹(钟山土话)’!”同学们不禁恍然大悟、乐翻了天,异口同声的说:“老师,你早这么说我们就很容易听懂啦!”(四头靓妹(钟山土话)是钟山人都听得懂,在此就不需要做更多解释了。)
  第一次听朋友说与钟山土话有关的“笑话”。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夏的一个夜晚与朋友小酌,酒至微醺朋友说了这么一个笑谈:“一个夏粮丰收的季节的某一天,某村村民正哼着小曲、忙不迭地的收割丰产的水稻,一不小心割伤了手,血流不止。这村民紧张的夹着手臂、举着镰刀一路狂奔至镇卫生所,操着夹着钟山土话的桂柳话大声对医生喊道:“医伤,我要杀领导!我要杀领导!(医生,我要擦碘酒!我要擦碘酒!)”把一个外地来的医生吓得不轻,心想:这人怎么啦?要杀领导?再三询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虚惊一场,医生紧张的心才算平复下来,给他把伤口处理好。
  第一次知道此“钱”非彼“情”。上世纪70年代末,某单位女财务发放工资,叫大家到财务室去领钱(那时可不像现在有这卡那卡的或把钱直接打到个人账户,都是领现金的哦。)刚好那个月开始加工资,刚好单位刚来了一个外省的新同事。财务大姐心情特好,兴高采烈地对大家说:“发(情)钱了!发(情)钱了!大家快到我那里领(情)钱!”其他同事都早已习惯了财务大姐的钟山土话口音(钟山土话口音的桂柳话是“情”“钱”不分一个音的),唯有刚来的外省新同事很纳闷,不知怎么回事(这大姐今天是怎么了?)经同事解释才恍然大悟,原来此“钱”非彼“情”也!……
  这就是我与钟山土话n多的第一次。与钟山土话的每一个第一次都让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一次次给予我正能量!我为我会说钟山土话而骄傲!可以这么说,我和钟山土话有着太多太多的不解之缘,钟山土话伴随我长大,从无知孩童到青涩少年到羞涩青年到沉稳中年再慢慢变老,钟山土话伴随我成长,从一无所知到慢慢认识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的大千世界到走上工作岗位……个中的乐趣和韵味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品味得到。
  在普通话日益普及的今天,钟山土话更应善加保护,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对外交流和沟通上使用普通话,在自己的地域内则仍使用钟山土话.这样就会达到既推广和普及普通话,又保护钟山土话、尊重地方习俗的最佳效果。让我们再次用钟山土话说出我们的肺腑之言:爱我们美丽的国家!爱我们平安宜居富裕幸福的新钟山!
  (由于钟山土话的许多词语无法用普通话表达,连音译加意译也很难说得清楚,所以本文中的钟山土话尽管想了很多办法翻译还是难以准确表达,由此带来的不当之处请读者多多指正和谅解。)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