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 • 钟山信息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钟山信息网>> 文艺长廊>> 散文天地>>正文内容
分享到:
  

悠悠思勤江

作者:古 月 歌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日期:2017-09-21 09:09:06点击数:

  思勤江是钟山县的主要河流之一,属西江水系的一级支流,发源于钟山县西北部大桶山脉,流经两安、红花、公安、燕塘、英家、清塘等乡镇。在清塘镇新竹村桔芬处,同珊瑚河汇合,流入昭平县,注入桂江。整条河长110多千米,全流域集雨面积1700平方千米。十年平均流量每秒20·8立方米,最枯流量每秒3立方米,洪水期最大流量达1800立方米。花山河是思勤江最重要的支流,在公安镇牛庙处汇入思勤江。

  思勤江是我的母亲河啊!我是吸吮她乳汁长大的宠儿。她从远古走来,流经春夏秋冬,从昨天走到今天。我的祖先,祖祖辈辈在这里刀耕火种,繁衍生息,留下了思勤人。我便是思勤人的后代,祖居思勤江畔的燕塘镇廖屋村。

  我爸爸是家乡的小学教师,十年前就退休并举家搬到了钟山县城了。十年前我也获得了清华大学的博士学位并放弃了出国深造和留校任教的铁饭碗,毅然地到广东深圳的一家大型的外资畜牧、水产养殖公司当一个高管。所以十年都没有回过这乡下的村子了。这次由我一个当村长且已腰缠万贯的堂哥一连十多个电话说动了我,我便带着十年打拼来的"第一桶金"准备回乡和堂哥合作创业来了。

  汽车下了高速公路。又走了一段二级公路,过了十二车桥,拐个弯就进了环村水泥路。眼看就要到村口了,远远望去鳞次栉比的水泥楼和山坡上各种时节的果园,使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了,这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吗?山村的巨变已经将昨日的荒芜及萋萋的荒草,狭狭的土路留给昨天的记忆。山村在不断地成长、发展、变化,往昔的一切已如渗入泥中的老酒。但是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的生态观念是否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呢?这是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也是我当年博士论文《蓄牧养殖和生态发展》的一个论题。

  进村前,我停下车,走到路边的果园里捧起一把土放在鼻子下,嗅了嗅家乡泥土的芳香,然后我大声喊:“我回来了,游子终于回到了久别的故乡。”随后我便趴在地上,把耳朵贴近地面,仿佛听到了大地母亲的心音。

  之前,我与堂哥在电话中曾数十次长谈中了解家乡的变化、发展时也清楚地意识到:我们思勤人不可能重新回到农业社会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中去,但是,我们能不能用心去贴近大自然呢?爱护所有大自然的造化,爱护一切有益的生命。酒店门口,不再有被囚于笼中的珍禽;集市滩头,不再有被高声叫卖的青蛙;鸽子飞过秋日的天空,人们不再射出铅弹;蜻蜓掠过夏天的裙边,人们不再张开捕网。思勤人,只能与自然和谐相处,而不能总以自然的征服者自居,因为在剥夺自然资源的同时,人类也在毁灭着自己。多少年了,我们太习惯去探寻大自然的意义,而往往忽略了大自然本身的叙说。其实,那咆哮的思勤江洪峰,那焚毁的大桶山脉的山林,那流失的水土,那龟裂的农田,分明是大自然向人类发出的一次次呐喊,一声声哭诉!

  这时,山上依稀传来了“门唻歌”的声音,那是牧羊人在歌唱思勤江流域特有的瑶歌。看,十多只山羊在右侧的山头的树上吃叶,那是我们思勤江流域特有的上树山羊。

  “龙弟!龙弟!”,我抬头细看,那是我堂哥快步向我跑来。后面还紧跟着堂嫂。我们见面寒暄了一下便一起上车向村里开去。不久前,他们曾到香港、深圳旅游,顺便也看望了我。堂哥堂嫂是很能吃苦耐劳的人,据说十年前靠种烤烟等多种经营发了财,随后靠脑瓜灵活"见子打子"现在已经是闻名遐迩的全镇的首富了。

  当晚我便住在堂哥家,和堂哥促膝长谈,特别是此次回乡创业,准备合办一个立体生态养殖场的打算,使我热血沸腾。我们还相约好第二天到周边的其他生态园去参观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起床洗漱好,这时,已在花山瑶族乡当乡长的高中同学小强驱车赶来。见面他就哈哈大笑:“老同学,我的理科状元听说你在你堂哥这住夜,我现在正赶去上班,快﹗先到花山乡看看,上车再说!”不由得把我拽上了车。我堂哥只好另开了一辆小车紧跟在后面。老同学是当年校篮球队的中锋,使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强干的中、青年领导干部。

  到了老同学乡政府办公室,老同学便向我介绍了花山乡的发展概况和规划,老同学说:“因地制宜,我们主要从花山的三大头做文章。一是水头,二是木头,三是石头。水头方面:我们利用花山水库等资源,初步完成水利梯级开发,已先后建成发电的有大江边冲击电站,叉路口冲击电站,六垌冲击电站和滩头栏河水力电站等,总发电量:2 0 00千瓦以上。木头方面:我们早就完成了大批植树造林,早十多年前种植的速丰林现在已轮种两批以上,山民们尝到了甜头,已变成了自觉轮种,绝没有丢荒的现象了。现在放眼望去,满眼青山。石头方面:我乡得天独厚,山上几十处矿点做到有计划、有监管地开采花岗岩矿;山下一百多家花岗岩深加工厂,全部落实污水处理机制。我们意识到人畜、环保和生态千万不能放松!十年治理,十年发展。人们在痛苦中反思:"要想富、先种树;要发展、先修路"。这是多么简朴的真理啊!”从老同学爽朗的笑声中我條然领悟到新思勤人新的发展理念,特别是生态观念与我有了共鸣,这使我增添了返乡创业成功的信念。

  临近中午时,老同学请我到红花镇生态园农家乐共进午餐,这个生态园"农家乐"可有特色了,我们参观了四季果园,仲夏正是桑葚成熟的季节,望着那一串串黑珍珠般的桑葚,想起初中时读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描写桑葚的味道使我真是口水欲滳。老板娘看见我们馋嘴的样子说:"等一下吃饱饭,我们会采摘一些给你们带回去,不过我们可要收钱的"。听了老板娘小气的话,我们都爽朗地笑了起来。午饭是红花特产的油茶鸡和红花特有的上树羊干锅肉。由于我们都不喝酒不抽烟,只能以油茶代酒,并每人盛了一碗香喷喷的两安特产的香米饭。吃饭其间,老同学介绍了近年来家乡的旅游产业,当然少不了推介一番花山的瑶族风情村和花山水库湖上一日游的游船上的鱼宴了。午餐后,我和老同学抢着付钱,老同学说:“这午餐该我掏腰包为老同学接风洗尘,以尽地主之谊嘛,与腐败无关。你要付钱,下次双休日去花山水库湖一日游游船上的鱼宴由你结帐” 。我说:“一言为定” 。

  为了不打扰老同学公干,我和堂哥驱车到打算创业的燕塘镇塘背村实地考察这里,山塘一百多亩的水面。山场五百多亩,全是山坡地。看后,我十分满意。我和堂哥打算:,山上种果,种些青饲料;塘岸盖棚养猪,养鸡;塘里养鱼,水面搭棚养鸭。猪、鸡、鸭的粪便既可做农家肥种果又可养鱼。这都是我所学、所干的专长。这时候,钟山温氏集团的一个副总和农行的一个副行长也驱车赶到,原来是我堂哥约请来的。他们详细地听了我和堂哥的计划,并进行了实地考察,他们都非常地赞许,温氏集团公司的副总说:“我看行,这也正是我们公司所要找的合作伙伴和理想的基地” 。农行的副行长也说:“不错!不错!资金方面有需求的话,我们会大力支持你们的!”我和堂哥说:“和温氏集团的合作,一条龙服务,是我们必然要走的一种经营模式。下一步我们要尽快完成法律签约等层面的关系。农行方面不必说,我们虽然有一些资金,但是要大力发展,少不了要‘借鸡生蛋’。用到时要多多支持啊”。

  告别了客人,我迫不及待地对堂哥说:“快!找相关人员签约去,先把山塘和山坡地承包过来再说!”我堂哥笑了笑说:“龙弟,山塘和山坡地我都已经承包下来了,而且一包就是五十年,我为什么追你回来那么急,缺的就是你的专业技术知识。你回来了,我什么都不怕了,接下来就是`干'”。我和堂兄异口同声说出了后面那个"干"字,于是我们堂兄弟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万事俱备,又乘东风。我真想不到堂哥这个"土豪"那么有面子,有那么大的资金做后盾,更想不到我这次返乡创业,一开始就那么顺风顺水。

  夜深了,我辗转反侧,思绪万千,对此次回乡发展充满了期待。我披衣起床走到窗前,在四楼居高临下,看近处,我的低矮旧瓦屋空无一人,黑黝黝的。看来旧的东西确实需要扬弃了。不远处,思勤江边的污水处理厂却灯火通明。月光下思勤江在日夜流淌着,一往无前。正如我们思勤人的历史与理念的变迁;远处,月光下远山轮廓分明,一切都显得十分宁静。一阵和风吹过,给我带来了一片恬淡和谐的思绪,这思绪如同一片白云,飘浮在我心灵的天空上,使之变得宁静而高远……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世外桃源的生活。一般大多数文人、知识分子都有爱国和思乡的情结,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

  小时候,爷爷告诉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思勤江流域山清、水秀、人贫穷。江里的水随便可喝。江里的鱼一帮帮,你追我赶。白天,江边挑水、洗衣的村姑,村村可见,一群群,说笑嬉戏。江面时而传来艄公的号子。晚上,江上渔火点点,渔人唱着那古老的渔歌——那是思勤江在诉说:自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牛庙锡矿大量开采,由于洗矿,大量的矿沙堵塞河道,从此帆船不能通行,加上当时大炼钢铁,山上大量砍伐树木烧炭,又加上七、八十年代开田造地、毁林开荒,山上的树都被砍光了......人更贫穷了!昔日英家是很大的物资集散码头商埠,随着思勤江的停航而早己凋零。

  十年前,爸爸告诉我: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引导思勤人脱贫致富,可是,在花山等地发现了大量的花岗岩矿,人们争相开采,山上到处毁林开采,山下花岗岩加工厂如雨后春笋,上百家切割、打磨的废水大量倾注到江里。思勤江流域啊!山光、水黄、人富裕......

  现在,老同学和堂哥告诉我:党和国家重视了生态文明建设。钟山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制订了一系列政策,重绿护绿,严把生态关,大力发展生态产业化,添收添绿,用法律和制度创新思勤江流域为绿色生态发展提供持久的动能,既要金山银山,又要青山绿水。和谐的自然组合是美好的:"一松一竹真朋友,山鸟山花好兄弟"。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鸟一兽构成了人类生存的最佳环境。我们要倾吓大自然的呼声,谴责愚氓的罪行,慨叹智者的无奈,从而作出了明智的决择——善待自然,优化 环境。——这正是思勤人世世代代的梦想。

  展望未来,经过人们的反思和对生态的综合治理,使人文与生态和谐发展。我仿佛看到了青山、水秀、人富裕的思勤江那美好的明天;我仿佛看到了江中的点点渔火;我仿佛听到了江上传来的阵阵渔歌。啊!“悠悠的山、悠悠的人、悠悠的思勤江” —— 那是新思勤人唱出人文与生态和谐发展全新的乐章。

收藏 打印文章